两性故事

教授不要了太大了后续,女给男口会传染

作者:admin 2020-02-23 12:00:27 我要评论



    萧肃本来是想吓吓她,而他也的确把她给震住了,看到她紧张失言的样子的确挺有趣,可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居然还将手主动绕过来放到他的脖颈后边。

    两人这个距离,这个动作,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起来都非常地亲密,有接吻的趋势。

    萧肃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重了几分。

    “你是不是想和我接吻?”

    偏偏这个时候,江小白还眨着眼睛,轻轻地问他。

    她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充满了狡黠,有点像一只狐狸,萧肃感觉自己好像被带进坑里了,抿了抿薄唇。

    “说话呀。”江小白动了动手指,捏捏了他的后颈,萧肃的呼吸又粗重几分,眼底的颜色在迅速变化。

    这样的情况江小白都看在眼里,也很满意他在自己的挑豆之下产生的变化,她加大力气,故意往前凑近,红唇故意擦过他的脸颊,落在他的耳畔:“你怎么不敢说话了?刚才不是挺能的,主动靠过来,有色心没色胆!”

    见他不为所动,江小白像是笃定了他不敢做什么一样,继续激他,“就说你是胆小鬼吧,连自己的女朋友靠你这么近,你都不敢亲。”

    话音刚落,萧肃突然抬手握住了江小白的手臂,眯起眼睛,“你就这么肯定,我不敢对你做什么吗?”

 

   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握着她的手臂,将她半拉开了一点距离,她的嘴唇不再贴着他的耳畔,面是跟他面对面,只剩下一点点的距离。

    呼吸相触,江小白几乎能从对言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虽然她胆子大,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萧肃一旦强势起来,她瞬间就有点弱了,不过想想自己和萧肃相处的时候,一直都是自己压制他的,她只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故意压他一头。

    “那你敢吗?”

    萧肃坐着没动,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江小白瞬间笑了,“我就说了你不敢吧,你……唔。”

    眼前一黑,江小白的唇被吻住,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萧肃的吻不算急切,但一来就攻城略地是真的,属于他的气息灌入江小白的嘴里,江小白还在发着呆的时候,贝齿已经被撬开了。

    等到她反应过来,敌军已攻入城内,她没了任何反抗的能力,仰着头被迫接受这个吻。

    二人的呼吸都乱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吻似乎变了味,一开始萧肃确实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可是在进行的过程当中却渐入佳境,属于少女的甜美深深地吸引着他。

    就像那天晚上一样,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抗拒江小白诱引。

    今天他没有喝酒,脑子很清醒,可依旧没有控制住自己,萧肃闭上眼睛,大手按着江小白的后脑勺,什么也不想了。

    二人从餐桌前转移到客厅的沙发上,江小白半趴半瘫在萧肃的怀里,身上的外套已经丢落在地,领子歪了,头发也乱了。

    再对比一下萧肃,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江小白逐渐感觉到萧肃身体传来的不对劲,她用力地将他推开,眨眨眼睛看着他,一脸无辜地道,“我亲戚来了。”

    听言,萧肃呼吸顿了一下。

    江小白扬起笑容,笑得像一只得逞的小狐狸。

    眼前这个狗男人,好像已经被她迷得不行了,哼哼。

    “所以,你自己解决咯!”

    说完江小白扯了一下他的领带,然后起身准备离开,不想刚转过身,腰上便传来一股蛮力将她给扯了回去,江小白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跌入萧肃的怀里。

    她无语地看着箍紧她腰身的男人,挣扎道:“干什么?”

    萧肃抿着薄唇,面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可是一双耳朵已经完全红透了,“你亲戚来没来,我会不知道?”

    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他怎么可能对她的生理期一无所察?

    江小白一开始是懵的,反应过来以后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什么意思?你踏马还关注这个的?”

    萧肃有些别扭,倒也不是他想关注的啊,但是一个女生天天跟你住在一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又不蠢,也不笨。

    “你要死啊你!!”江小白直接掐住他的耳朵大吼:“萧肃你个王八蛋,你给我解释清楚,你是不是之前就开始觊觎我了?”

    萧肃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感觉这个问题越扯越远,越扯越乱。

    他拉下江小白的手,欺身靠过去,跟她鼻尖抵着鼻尖,“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江小白什么时候也喜欢骗人当逃兵了?”

    话题陡然又被他转回来,江小白的脸颊有些红,“谁当逃兵了?你好好说话!”

    “那……”后面的话萧肃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此刻江小白就坐在他的怀里,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恨恨地拧了萧肃一下:“你休想!”

    说完,她气哼哼地将头扭向别处,“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尝试交往,你没经过我的同意你敢碰我试试?”

    萧肃沉默了,大概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抱着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松开她,起身起了浴室。

    江小白:“???”

    我擦,这狗男人!她说不愿意你就不会再问一下啊?脸皮这么薄的吗?

    江小白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整个人都无语了,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将外套给捡起来重新穿上。

    不解风情的臭男人,让他自己冲澡去吧。

    江小白懒得再搭理他,直接回了房间,并且将房间门给直接反锁了。

    脸皮这么薄,晚上睡沙发去吧。

    江小白在被窝里也不知道躺了多久,终于听到了门口那里传来声音,但门被她反锁了,所以萧肃根本就进不来。

    果然,动静只响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但是没过多久,江小白就听见钥匙在开门的声音,她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心里愤愤的,虽然知道他有钥匙可以开门,但他发现门被反锁的时候肯定会郁闷一下。

    能给他添下堵,江小白就觉得爽了。

    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过了一会儿萧肃也钻进了被子里。

    “干嘛又锁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教授不要了太大了后续,女给男口会传染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