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男人说你这个小妖精,轮奸4个女大学生

作者:admin 2020-03-16 12:01:29 我要评论

    夜晚静谧的可怕,黑暗像是随时危机四伏的困兽会冲着你扑过来。

    纯黑色的大床上蜷缩着一具浑身冰冷的身体,漂亮的黛眉使劲地拧着,仿佛在逃避某种巨大的痛苦一般,冰冷的手掌被一只温暖的掌心熨帖着,生怕会带给床上的人一丁点痛苦。

    “小新,你快醒醒,怎么傻到不知道叫辆计林车回家呢?!”林耀秦痛苦地拧着剑眉,将李紫新冰冷的小手放在自己温热的唇间轻轻地哈着气,手掌搭上那炽热的额头,被震慑地弹开,为什么会发高烧呢?!

    这个女人还是那么不会照顾自己。不过一切都发生的太蹊跷,他听了电话录音才知道是谁将她约出去的,没想到居然看到李紫新晕倒在瓢泼的大雨中,任凭雨水的冲击!

    他居然忘记了那个阴险毒辣的女人会对小新下手,只不过他奇怪的是既然她会害小新,为什么却放她一个人回来了?!

    这根本不是她的行事作风!

    “我怎么回来了?”

    忽地感觉手掌温暖地被握着,脑海中今天的事情如走马灯般地回放,反射性地她抽离自己的手掌,将身体往更远的地方挪动。

    她现在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里准备,眼前的男人不再是她最深爱的人了,只不过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她努力地麻痹着自己,苍白无力地扯动下嘴角。

    “你居然晕倒在半山腰的路上,要不是我听了电话录音,你现在估计早就被野狼叼走了。”林耀秦下意识地刮刮李紫新的鼻梁,语气中带着宠溺的埋怨,那抹笑容深深地刺痛了她那双泛着水雾的黑眸。

    “我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接到姑姑的电话,我顺便陪陪叔公而已。”李紫新轻描淡写地说着,完全忽略了所有的谈话内容。

    既然知道这种真相,还是由她来当那个爱情中的坏人吧,至少伤害的只是一个人。

    “真的只是陪陪叔公吗?!”林耀秦难以置信地询问着,醒来后的李紫新很奇怪,像是在克制某种情愫般地冷漠,看他的眼神不再是浓情蜜意,而是一种彻骨的寒冷。

    难道林雪薇对她说什么了吗?!最好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什么他真的会迫不及待地掀了那个可恶的老妖婆的老巢!

    “嗯,其实还想起了很多事情。”李紫新漫无中心地在扯着不切实际的理由,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如星辰般迷离的眸子,声音平静:“我想起了好像五年前我们就根本不合适,你深深地伤害了我,还记得那个死掉的孩子吗?”

    突如其来的质问让林耀秦措手不及,他真的没想到原来她什么都想起来了,虽然很痛恨她忘记了他,但是更不及现在他更加痛恨她记起来了所有的记忆。

    到底还是低估了老巫婆的实力,总是无孔不入地见缝插针,苦涩地扯动下唇角,林耀秦揉揉疼痛的眉棱骨。就算林雪薇什么都没说的话,李紫新也会某天记起来的。

    “我……小新……你听我说……”林耀秦甚至开始变得支支吾吾,时隔多年,再一次对上李紫新那双充满哀怨控诉的眸子,竟让他无言以对,难道告诉她更加残酷的事实吗?那个无缘的孩子是因为

某个疯狂女人精心策划的安排,是为了陷害她吗?!

    那无疑是对早已经恢复记忆的李紫新的伤口上撒盐!

    “不用跟我解释,我现在根本什么都不想听。”李紫新冷冷地打断林耀秦的解释,她现在满脑子一团糟,必须尽快解决掉他们的这种纠缠不断的关系,毕竟这个算是一项丑闻,她并不想看到林耀秦身败名裂。

    “小新,你听我说……”林耀秦还想进一步的解释,但是被李紫新猛地投掷过来的冰冷入骨的眼神哽住了,那眼神充满的更多的是怨恨和说不清的仇恨,仿佛他现在双手上沾满的是那个孩子的鲜血般。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你这个杀掉孩子的凶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李紫新抱住快要裂开的脑壳,分离地撕扯着身上的输液针管,猛烈的动作让针孔冒着丝丝的血珠,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好……我先走,什么时候你想听我解释了,我会好好地求你原谅我的。”林耀秦站起身,修长挺拔的身躯将瑟缩在墙角的李紫新覆盖在一片黑暗中,无法克制地想要上去抱住她让她不要害怕,一切危险都过去了,但是那抗拒的眼神像数道利刃直直地戳向他的心。

    “别费心了,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当房门开启的那一刻,蜷缩成一团的李紫新冲着那孤寂冷漠的背影留下一句诀别的话,似乎在那一瞬间硬生生的将林耀秦关在了无形的监狱中,没有申辩的机会,没有充足的理由,只有心底划过的伤痕。

    握住门把手的大掌微微施力,似乎并不想离开这个让他眷恋的房间,只要他关上这道门,从此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会努力让你原谅我的。”林耀秦紧抿着薄唇,他已经无话可说了,除了这句话已经没有任何话可以让屋里的女人消弭五年前的痛处了。

    “我不会恨你,但是我也不会原谅你。”李紫新在那扇门关上的一瞬间淡漠的嘟囔着。

    轻微的关门声响起,李紫新如释重负地瘫软在床上,她的演技还真是炉火纯青,竟然可以骗到林耀秦。

    每说出一句绝情的话都让她心口憋闷的疼痛,她现在大脑空空的,那些事情都是跟夜轩陌旁敲侧击的询问中获得的,她还是现在的李紫新,那个西十字星运动神经迟钝的李紫新。

    漆黑的夜,只有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李紫新一直保持着那个蜷缩的动作,生怕一挪动会带动身体的某个部分的疼痛。

    电话声不恰适宜地响起,李紫新怯怯地去接电话,对方是林雪薇焦急的声音:“小新有没有安全到家啊,我看着暴雨下的还真大,生怕你会受伤……”

    “我没事,姑姑你多虑了。”李紫新喑哑地回话道,苍白的唇瓣轻抿着一抹暗讽的弧度。

    “那件事情要尽快解决哟,我知道虽然很残忍,但是长痛不如短痛么,你也知道耀秦的前途光明一片的……”

    “我已经处理了,要休息了,晚安。”冷漠如冰的语气让听筒对面的林雪薇几乎是诧异地耸耸肩,这语气和李慕白简直如出一辙。

    当再想说什么时,李紫新早已经挂掉了电话。林雪薇悻悻地挂上电话,这个小妮子居然这么有脾气,看来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她甚至可以看到林耀秦那张愤怒铁青的脸庞,全身的血液就会变得血脉沸腾。

    “爹地,怎么了,是不是妈咪给你吃闭门羹了?!”林宸瞄了眼面色晦暗的林耀秦,童稚的嗓音软绵绵地安抚着:“没关系啦,女人么,总是需要时间耍耍小脾气的,我们一起洗澡好不好?!”

    那双精致的大眼睛带着满腔的希冀,似乎是在祈求得到某种认可般的看着愁云满面的林耀秦,上身只穿着一件小背心,露出白皙嫩滑的肌肤。

    “什么时候黏上我跟你洗澡了?”林耀秦深吸一口气,不想将那种乌云盖顶的情绪施加在林宸的身上,他缓缓地蹲下身,轻揉着那可爱的小鬼头。

    “额,这个么,我其实和小新妈咪洗了五年鸳鸯浴,但是我发现我深深地迷恋上了你的身体。”林宸一副羞涩的模样,通红的小脸带着一贯稚嫩的笑容,却如一腔暖流流淌过林耀秦此刻冰冷的心湖。

    “小宸,跟你讲个故事好不好?”林耀秦缓缓开口,那声音悠远地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手舞足蹈的林宸完全像个小猴子挂在林耀秦的身上,感觉那宽阔的背膀环绕着自己,坚实的心脏传来稳健的心跳声。

    “故事讲完了,你会不会原谅那个男孩呢?”林耀秦如黑加仑般的黑眸泛着一层抹不开的水雾,看向那稚气的小脸,似乎在等待着一种理想中的答案。

    “额……爹地,这个故事真的好复杂啊。我在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原谅他的吧,毕竟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虎毒不食子’么?”林宸怯怯地回答道,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的林耀秦,不自觉地环住他的脖颈,将稚气的小脸贴在他的脸上摩挲着。

    “不管怎么样,我都站在你这边。”林宸鼓舞人心的一句话让林耀秦猛地浑身一震,紧搂住那小小的身体。这个孩子真切的在他的怀抱中,是代替那个无缘的孩子守护在他身边的天使。

    “走吧,我们去洗澡吧,我倒想看看你个臭小子最近有没有身体突变啊!”

    “哪有啊,我是想看看爹地雄伟的英姿才一起洗的!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哇咔咔!”林宸抚着被抽痛的小屁股奸邪地笑着袭击着走在前面的林耀秦。父子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在那一刻好像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

    清晨第一缕晨光照进整座豪宅,驱走了所有的黑暗。

    林耀秦习惯性地揽揽胳膊,想要捞住那温暖纤细的腰身,却无意间感受到蜷缩在身边的肉嘟嘟柔软的小身体。

    他不禁抿了下薄唇,爱恋地抚抚林宸那细碎的黑发。睡梦中的林宸像个小刺猬般蜷缩着,在他的怀抱中才得到稍稍的舒缓。

    难怪是母子,连睡觉的姿势都那么相似,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蜷缩在自己的怀抱中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在寻求一丝丝温暖。

    想到这里,他想到是不是要去看看李紫新了,也许经过一晚上的沉淀,那个固执的小女人或许会原谅他了。如果不行的话,他可以继续发挥死皮赖脸的风格。反正这种招式他屡试不爽了,几乎每次都会让那个小妮子无法招架的!

    林耀秦完美的完成了一份色香味俱全的早餐,一步步地走近李紫新的房间。轻轻地敲门,没有反应,林耀秦不由得皱皱眉头,这个倔妮子是不是贪睡了?!

    哐啷!

    手中的爱心早餐不知什么时候坠落在地上,林耀秦轻抚着难受的心脏,一股凄冷窜入后脊背。

    明明就知道她不会原谅自己,那还在希冀着什么?这一切早应该料到了。她果真变得更加成熟和坚强了,如果换成五年前的李紫新,可能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梦游到自己的房间,或者是透漏出一丝丝的脆弱,但是现在的她没有,安静的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可能她爱的没他爱的深吧……

    可能她始终无法跨越那道坎吧……

    可能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为什么他还像个傻子一样呆在原地期盼着她回心转意的一天。

    如果是五年前的林耀秦,他会不择手段地将她绑回来。但是五年后他真的怕了,自从那柄匕首插进她娇嫩的胸膛,那猩红的血液喷洒在他的脸颊上那一刻,他已经知道爱情并不是逼迫才可以得到的。

    李紫新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一座别墅的外面,拨打了电话,里面传来miss慵懒的声音。

    “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啊!”显然是被打扰了美好的梦境,还可以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猛地想到miss的同性恋男友貌似和他在一起,刚想挂电话,却被那边的声音怔住了。

    “是rebecca吧,你真是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失踪了让我有多担心。”还是一贯的浑厚嗓音,但是却让此时的李紫新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miss,真对不起,我没地方去了。”李紫新咬紧下唇,活像个在和大哥哥撒娇的小丫头。

    “傻丫头,我会尽快给你安排别墅的,你可是炙手可热的天后级人物,别让人家看咱们的笑话,我会算砸锅卖铁也让你住上别墅!”虽然唠唠叨叨的,但是却温暖了李紫新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傍晚黄昏,夕阳红艳艳的余光照射大地。

    简单奢华的小别墅门口,

    “小新,你真的让我担心坏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尉迟拓野将双手搭在李紫新纤细的肩膀上,手指间微微施力,剑眉不自觉地紧蹙着,深邃如一汪潭水的眸子望向那水翦般的秋眸,希望得到一丝丝的心理安慰。

    “拓野,真的对不起,我只不过是逃避狗仔队,所以去国外散心去了。”李紫新含蓄地笑笑,不由得感觉眼前的男人还是像五年前那么小孩子气,总是紧张兮兮的。

    “是真的吗?难道不是林耀秦为难你吧。”尉迟拓野根本没给李紫新喘息的机会就将她纤细婀娜的娇躯搂在怀里,不容许有丝毫的抗拒。

    李紫新本想挣扎开那炙热的怀抱,但是眼角斜瞟到一道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为什么这时候他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miss透露给他新住处的地址了?!
相关文章
  • 男人说你这个小妖精,轮奸4个女大学生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