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对方对自己冷淡了,塞茄子黄瓜杏鲍菇胡萝卜

作者:admin 2020-05-23 12:23:45 我要评论

忽地一阵狂风大作,天边风起云涌,转眼间阴云密布,下起雨来,李昕道“都说这西北少雨,怎么说下就下了,陆哥哥,我们快找个避雨的地方。”二人急行,找到一处悬崖陡壁之处,紧靠于石壁之下雨打不到的地方。

    等雨住下,二人衣服也被打得湿漉漉的,陆成随身带着火镰,收集了些崖下的干枯草枝,点燃了,两人烤了一会,西北风还在呼啸不止,李昕冻得瑟缩发抖,陆成忽然想起小时候,他和星儿一块玩耍,星掉进了河里,也是冻得这般打寒战。不觉有些心疼,便偎上前,将李昕拉时怀里,拢住她。李昕乖乖地依着陆成,一动不动,但觉自小也没享受过这般呵护,如此体贴入微,大感欣慰。

    风停雨歇,陆成李昕二人驾马飚行如风,不一会越过挂月峰,转过弯去,向方前眺望,不远便是冷龙山,南北皆是一马平川,只有东西两座大山耸云而立,立马于山口岔道,不知该何去何从。

    李昕手指四野茫茫,说道“挂月峰已在身后,从这边看去更加险峻,再往前走就到冷龙山界了,从这关口向西,是天山天城城主杨扶风的地盘,向北属李成梁的管辖,向南吐藩,向东是党项的势力所及,向西北走就是大辽的属地了。”

    陆成看了看李昕道“昕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李昕道“我怎么就不能知道这么多呢”陆成本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来,就问“天城城主杨扶风,不就是天城剑派吗”李昕道“是,老城主杨轻抒早就不过问天城的事务了,全由他儿子掌持。”

    又往前行了二三里地,远远望见一旗幌子飘摇风中,一个斗大的“茶”字,舒卷摆动。陆成本欲赶路,见到那个茶字,忽觉口渴,深吸一口气息,似有茶香飘至,这种茶香只有在江南水乡才有,于这万里之遥不免倍觉亲切。回想自己小时,娘亲常常以紫砂煮茶,傍父亲小憩,自己也随口品饮几杯。闻到茶香,恍然一下又回到故里。

    思念乍起,不知不觉催马走近了茶坊,抬头上望,那茶坊门楣悬挂一匾额,金边飞牙,古铜底色,上书“高手茗居”。陆成下马走进茶坊,正堂悬一幅陆羽的画像,东西镶有对联,上联“霞飞有情醉古峰”,下联“月落无意浸茶香”。听父亲说过陆家乃是茶圣陆羽嫡系九代孙。见这茶坊挂着陆羽的画像,有了几分好感。陆成与李昕入内,早有一僮儿让入上座。陆成找了个雅静的座位坐下,吩咐道“来壶乌龙茶。”李昕却道“我要喝祁江雨花烟。”

    69

    僮儿将茶奉上,陆成小呷一口,觉得味道正宗,便自语道“在这西北边陲竟然还能品到这样的上品好茶,真是难得。”李昕也喝了一口,接着说道“嗯,茶是一般,只不过是水好。”此语一出,便惊动座上一人,那人眉粗鼻挺,面廓清朗,带有七分英气,端坐在掌柜位置上。瞄了陆李二人两眼,心中暗想,听这二人口音定是江南客旅,倒是懂得些茶道,便接话说道“哦,客官懂得茶,不如过来浅尝两杯。”

    陆成早就看出这间茶坊古怪,此处两山关口,地广人稀,北人又不似江南人喜好品茶,虽说处于路口,开个茶坊生意却不会很旺盛。听那人招呼,一看此人干练精明,便知他不同凡辈。但陆成向来行事有其父陆无忧之风,爽快了当,也不多推辞,便道“萍水相逢,不意便讨饶几杯,多谢了。”

    那人不待陆成动身,自顾走出柜台,移身旁桌。陆成李昕也移到那张桌上。那人将两撮毛尖渗泡开水中,但见一缕热气如同白烟,萦绕茶杯杯缘一周,而后直线上升,于一尺高处开出一朵白莲来。李昕啧啧称叹,略闻到一股兰花香味。李昕道“莫不是中所称的兰花一品茶么”那人点头不语。心道“这小女子见识非浅。”亲自斟上两杯,递上。陆李二人又谢过主人好客之请,才接过,吮含半口仔细品味。陆成道“这才是极品,此茶水必是雪冰所煮,否则余味不会有如此香酽。”那人手伸拇指道“好,二位真是茶中知音。我高点评在此一十二年,尚未遇到如你这般品茶高手,到这茶坊中来的,俱是些解渴牛饮之人,这茶坊名为高手茗茶,多年来却是名不副实。今日有缘相会,真是幸甚幸甚。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陆成本想如实相告,但三年前御风山庄一幕已深印心中,对当时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是难以消磨去的

,且江湖中传言紫檀宝盒就在陆无忧栖云鹤手中,一旦报上真名实姓,若是引起猜疑,又怕连累了父亲和栖五叔。略思忖便道“在下姓陆名有悔。这位是义妹李昕。”高点评一听说姓陆,便道“姓陆,茶圣之后吗”陆成言道“姓陆,但与茶圣无甚瓜葛,茶圣之后,有些牵强附会了。只是自小常常品尝我娘泡茶煮茗,习以为常,却不知所味,见这茶坊便如见故里,才来品尝解渴,也是牛饮之人。”

    高点评转身入柜台内,右手又执出一壶,那壶造型奇特,两个壶膛相连,一把一嘴。高点评手指那壶言道“这壶叫结义君子壶,也叫知音壶。一个壶膛装茶叶,一个壶膛装菊花,茶可生津止渴,菊花清凉开胃,于南方酷暑之季常饮,加入莲蕊口味更佳。”高点评边说边将茶叶菊花放进壶中,先以温水泡了,再将温水沥尽,才又以热水泡下。

    陆成听得津津有味。心想饮茶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李昕却不觉有什么,她自幼生在宫中,什么样稀奇古怪壶不曾见过,什么样的好茶不曾饮过,便熟视无睹。

    高点评见李昕毫不稀罕,便只对陆成又道“来,陆兄弟,此茶只宜品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对方对自己冷淡了,塞茄子黄瓜杏鲍菇胡萝卜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