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婚礼上新娘父亲经典,蛇精力量小怎么办

作者:admin 2020-05-26 12:01:50 我要评论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谁说我们离婚了?”蓝娇突然大声反驳,随后却马上捂住嘴巴,好像自己说漏嘴了似的。

    张晴晴见了,觉得好奇,“蓝女士,难道您现在还是肖太太?”

    蓝娇板起脸,“这是我的家事,你无权过问。”

    “那好,那您就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吧。”张晴晴把那份生子协议摆到她面前。

    蓝娇瞪着那份协议,“这种荒谬的协议,我不会签的。”

    张晴晴微笑,“那我就把协议送到蓝小姐面前……”

    “小草也不会签约的。”蓝娇急切的说道。

    “是吗?”张晴晴不置可否。

    她看了看四周,“蓝女士,您说我没有权利过问你们的家事,但有些事我是可以通过调查而得到真相的。”

    “什么真相?”

    “当年,您之所以和肖天明离婚……噢,不,也可以说是假离婚吧,如果你们真的存在这样的协议的话。”张晴晴戏谑的笑。

    蓝娇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晴晴微微一笑,压低嗓音说,“您和肖天明之所以离婚的原因,同时也是您为什么会把蓝家的公司交给肖天明管理,以及您这位高傲的蓝家千金大小姐,为什么可以容忍一女侍二夫的封建陋习在您身上的原因。”

    闻言,蓝娇脸色一变,“你,你,你到底都知道了些什么?”

    “您不想让蓝草知道的事,我和夜总都清楚。”张晴晴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

    “你,你……”蓝娇眸里闪烁着恐慌的情绪。

    “好了,您若不希望这些事被您的女儿知道,又想要回蓝星集团的控股权的话,您只要在这张纸上签上您的名字就是了。当然,我会给24小时的时间考虑,让您去弄清楚一些事,完后,麻烦您把签好字的文件送到帝王集团,”

    张晴晴傲气的说完,起身就要走。

    “等等。”蓝娇一把拉住她,“这份协议,是谁的意思?是夜殇的吗?”

    “当然,若不是夜总吩咐,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晴晴停下脚步,转过身打量着这位面容藏不住惊慌的女子。

    半响,她纳闷的问,“蓝女士,您四十多岁,却一点也不显老,年轻时候也这么美吧?只是奇怪了,蓝小姐浑身上下,怎么就没有一点跟您相似的地方呢?容貌不像,气质也不像,呵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两个不是亲生的呢……”

    “你闭嘴!”蓝娇一下被激怒了,“福伯,福伯……”

    守在外头的福伯赶紧进来,“小姐,怎么了?”

    “送客,马上把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赶走!”蓝娇歇斯底里的喊,双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好的,好的,我马上让她走,小姐,您千万别激动啊,不然您的哮喘会发作的……”福伯紧张的劝说。

    见蓝娇这么激动,张晴晴歉意的说,“蓝女士,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如果我刚才哪句话说错了,让您心情不好,请您见谅,对了,这份文件一定记得二十小时之内送到帝王集团给我哦。”

    “张小姐,你快走吧,别再刺激我们家小姐了。”福伯低声下气的恳求道。

    张晴晴笑笑,“我会走的,但是,蓝女士这个样子不用去医院吗?或者,我给蓝草打个电话……”

    “不准给小草打电话!”蓝娇尖叫着喊了一声,紧接着她的胸口就更加疼了。

    “蓝女士,您放心好了,二十四小时内,我是不会跟蓝小姐联系的,当然,我也不会向夜总汇报的,一切要等到二十是小

时结束之后,我再看情况要不要做这些,您还是抓紧时间吧。”

    张晴晴暗含警告的说完,就抬腿离开了。。

    看着她背影离去,蓝娇瞪着桌上那份协议,差点没背过气去。

    “小姐,您快吃药。”福伯把蓝娇常用的药给她。

    蓝娇接过瓶子倒了几颗放嘴里,就着水吞了下去。

    之后,她烦闷纠疼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福伯接过她手里的水杯,关切的问,“小姐,刚才那个姑娘都跟您说什么,让您这么激动?”

    “她……”蓝娇一言难尽。

    “是不是因为小草的事?”

    “不只因为这个。”蓝娇深吸了一口气,她把桌上的协议给福伯看,恼怒的说,“福伯,你看看,这是什么协议嘛。”

    福伯在蓝家工作几十年了,对蓝家那是忠心耿耿,蓝娇和蓝老爷子都把他当自家人。

    如今蓝老爷子躺在医院里,蓝家的事就蓝娇说了算,而她这个人本来就很单纯,没有什么心思,所以事事都会跟富福伯

    福伯拿着协议仔细看了起来,“生子协议?您不是说,小草和那个夜帝集团的继承人夜殇登记结婚了吗?他们既然是夫妻,生儿育女那是应该的,为什么还要签这种生子协议?而且不是找小草签约,反而找您代小草签约,这事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你也觉得奇怪是吧?”蓝娇既后怕,又不愤怒,“还有更奇怪的呢,张晴晴说,我们蓝家公司的控股权已经易主,落到夜殇手上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天明竟敢瞒着我把股权卖掉?”

    “真有这件事?”福伯也是震惊。

    他再次仔细看了看那简短的协议,谨慎的说,“小姐,我看这件事也不能光听别人怎么说,我们去问问肖天明不就知道了吗?”

    “也对,我现在就给肖天明打电话。”蓝娇说着,就掏出手机要拨打肖天明的电话。

    可下一秒,她放弃了,目光怔然的望着窗外。

    不用跟肖天明质问了,就算蓝家公司的控股权被卖掉,怕也是熊晶晶怂恿他这么做的。

    所以,她不该去找肖天明,要找,也是要找熊晶晶。

    “小姐,您没事吧?”福伯担忧的问。

    蓝娇摇摇头,然后目光继续回到那份协议上,幽幽的问,“福伯,你说,这份文件我要不要签呢?”

    “我觉得嘛,这份文件,您最好跟小草说一下……”

    “不可以!”蓝娇紧张的拒绝,“福伯,这件事必须保密,不可以让小草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找夜殇。”

    “找夜殇?”

    “没错,他不是那个张小姐的老板吗?我想,这份协议应该就是夜殇的主意,所以要谈,还是得跟夜殇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婚礼上新娘父亲经典,蛇精力量小怎么办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