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男朋友突然不联系我了,跟老板谈恋爱的经历

作者:admin 2020-10-18 09:01:38 我要评论

    第888章 忧郁少年啊

    迟景行捡起地上衣物,随便套上内裤就大步走了出去。

    房门重重的关上,白淼淼颤抖了一下,呆呆的望着沙发上和身上的血迹。

    良久,眼泪才一颗颗的从眼眶中滚落出来。

    她擦了下身上的血迹,想擦干净,可是怎么却越擦越多了一样。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白淼淼喃喃说着,心里担忧又难过,心疼又自责。

    她飞快的穿好衣服,追了出去。

    只是追到停车场也没有看到迟景行的身影,倒是一路看到了好多星星点点的血滴。

    迟景行却不见了,她找不到他了。

    白淼淼失魂落魄的往回走,电梯缓缓上升,她突然跪在地上,弯腰使劲的去擦拭地上的血迹。

    好像那血迹擦拭干净,一切就不曾发生一样。

    “擦不干净,呜呜,怎么办……”眼泪再度滚落下来,她抱着身子跌坐在电梯里哭泣起来。

    苏蜜早早就睡了,被手机铃声叫醒来,她动了下,抱着她的傅奕臣就不满的收紧了手臂。

    “别理,睡觉……”

    他含糊不满的说道,苏蜜拍了拍他环着自己的手臂。

    “不行,是私人手机响,肯定是有事。”

    她平时用来工作的手机,每夜都关机的,根本就不会带进卧房。

    响了的是私人手机,里面除了家人,就只有寥寥几个朋友,总共也就十多个联系人,且还设置了陌生电话拒绝接听。

    “乖点啊,真的必须要接的。”

    苏蜜说着扭头凑到傅奕臣的脸旁亲了一下,傅奕臣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她。

    苏蜜忙坐起来,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见是白淼淼的来电,她连忙接通了。

    “呜呜……怎么办,蜜儿,呜呜……”

    白淼淼满是无措的哽咽声传来,苏蜜一下就慌了。

    “淼淼你怎么了?你别哭啊,慢慢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

    苏蜜赶到紫竹公寓,就见白淼淼家的门没关,她直接推门进去。

    白淼淼赤足抱膝缩在沙发前的地上,头埋在手臂间,一动不动的。

    “淼淼!”

    苏蜜跑过去,抓住她的双手,“你怎么坐地上,手脚都冰冷了。”

    “蜜儿……怎么办,他会不会有事儿?呜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好多血,流了好多血……”

    白淼淼像是被唤醒了,抬起泪痕满满的脸,如同溺水之人抓着浮木一样无助的看着苏蜜。

    苏蜜心纠了起来,忙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没事,淼淼你冷静下,没事儿。”

    苏蜜迅速看了下周围,白淼淼的身上有血迹,地上也有沾染了血迹的卫生纸。

    虽然看着有些触目惊心,不过这样的血量迟景行的人应该是没事的。

    “好多血,我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我想给他包扎,可他推开了我,他会不会有事?”

    白淼淼抓着苏蜜,不安的问着。

    苏蜜心里愈发感叹难受。

    白淼淼自己就是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这点出血量,自己一个外行都能瞧出来不会有事儿。可她却吓成这样,慌成这样。

    无非都是白淼淼关心则乱,太在乎迟景行了。

    “没事,淼淼,你冷静下来。放心,我已经让傅奕臣去找迟景行了,他不会出事的。”

    苏蜜柔声拍着白淼淼,这才让她平静下来。

    傅奕臣找了三个迟景行可能会去的地方,最后是在一生一世的别墅区找到迟景行的。

    四年前,迟景行在这里购置了一套别墅,他说这里是他准备的婚房。

    房门没关,傅奕臣走进去,就见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东西,连墙上镶嵌的装饰物都被砸坏了不少。

    他挑了挑眉,迈步上楼,在二楼黑暗的露台找到了沉默抽烟的迟景行。

    傅奕臣打开了灯,就见地上丢着一件沾满了鲜血的短T,大冷的天,迟景行光着个上身,就那么迎着风站着。

    “啧啧,忧郁少年啊?”

    傅奕臣往门框上一靠,懒洋洋的说道。

    迟景行背影动了下,没回头,又抽了两口烟才哑声问道。

    “你怎么来了?”

    傅奕臣走过去,“我说,你们能不能别闹了,再这么折腾下去,我和我老婆就先被玩死了!”

    傅奕臣说着,抬手就一巴掌拍在了迟景行受伤的右臂上。

    “嘶!”

    迟景行伤口没处理,就胡乱擦了血,顿时倒抽一口

    气,疼的手一抖,烟都掉在了地上。

    “操,傅奕臣你有没有人性!老子都这样了,你还落井下石!”

    他捂着被打的又大出血的手臂,怒目瞪傅奕臣。

    傅奕臣却从口袋掏出手帕,优雅的擦了擦手上的血迹,丢掉帕子,转身往屋里走。

    “忧郁完了就回来包扎。”

    被傅奕臣这样一搅合,虽然伤口疼,但是那种窒闷的心情却好了很多。

    迟景行跟着进了屋,傅奕臣找出来医药箱,给迟景行包扎伤口。

    “嘶,你能温柔点吗?轻点!”

    “操,我和你有仇是不,啊!轻点轻点!”

    迟景行越叫唤,傅奕臣的动作便越是没个轻重,迟景行咬牙忍了,不再啃声。

    “有意见就自己包。”

    傅奕臣淡淡扫了迟景行一眼,见他蔫了吧唧的靠在沙发上闷声忍疼,他才动作轻了些。

    “你和白淼淼这是又唱哪一出?相爱相杀?”傅奕臣挑眉调侃。

    迟景行却苦笑,“我倒希望是相爱相杀,他妈那女人给我上演的是潘金莲西门庆!”

    傅奕臣,“……”

    迟景行抬手掩了掩有些酸涩的双眸,靠在了沙发上。

    傅奕臣给他包扎好,坐在了一边儿。

    “我看白淼淼应该挺关心你的,刚刚就是她打电话告诉的蜜儿,大晚上的哭的跟女鬼一样……”

    “滚!你才女鬼!”迟景行捡起手边抱枕砸向傅奕臣。

    傅奕臣挡开,懒得搭理迟景行。

    “你没事,我就走了。”他站起身要走,迟景行却伸手拦住。

    “她真的哭了?”

    “假的!”

    “好好说话!肯定哭了,她还是关心担心我的,我就知道!”

    “你戏太多了!”

    “卧槽了,到底哭没啊!”迟景行一脸焦急。
相关文章
  • 男朋友突然不联系我了,跟老板谈恋爱的经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